日治時代的環境空間規劃

日本政府自一八九九年至一九○六年,耗資二百四十四萬日圓,疏浚港
區積土,填造出港區的人工陸地,創造哨船頭街的「基隆銀座」環境空
間。在新生平整的海埔地下,日本殖民者,埋下二十世紀初的自來水管
與衛生下水道,在地上規劃出如棋盤式交通的街道區,並依住民習慣規
劃出三段街道功能區段,臨海路段、商業區段、台灣人住屋區。

在靠近港邊碼頭區段,日本殖民者在這裡建立他們的政教設施,像基隆
市役所、憲兵分隊部、基隆港出張所、相撲技場、武德殿、基隆座劇場
、工商銀行支店。中央街區是屬於日本臺灣港口進口大批發商匯集的街
區,街道設有兩旁的鈴蘭街燈,大都店家門面洋溢歐洲式巴洛克洋樓建
築本體,再加上人力車與早期福特汽車,在街道稀疏往來。給人的感覺
像似在歐洲一樣陶醉美景,在今日土地銀行分行處為當時日本人藝妓館
,名為「吾妻」(A-Zumma)官紳交際場所,而在旁邊即是臺灣銀行分行
。而在靠山邊,除了原來台灣人住屋處,有許多宗教廟宇,但日本殖民
者卻建立基隆金刀比羅神社、興國山久寶寺、明照寺、蓮光寺(拆除原

1875年建的覺修宮)。在日治時代,日本人在基隆建立自己生活文化的
商業區,就是哨船頭街區。

離開的日本人,終結基隆銀座的風光時代。哨船頭街的發展,
同樣地掌握於住在這裡的人,有什麼街景,就有什麼的人。